您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 > 掌上乌鲁木齐 > 综合 > 正文

从吐鲁番古墓出土文物,看唐代西域女子如何化妆


  乌鲁木齐晚报全媒体讯(记者白帆 通讯员阿迪力·阿布力孜)“一字眉”、“伤痕妆”、“遮瑕膏......”这些都是今天女性青睐的妆容或化妆品,其实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的《仕女图》绢画,女舞俑、仕女俑、劳动俑等文物中,我们就能从中看出唐代西域女性如何化妆。

  “一字眉”唐代就流行

  打开时尚杂志,“一字眉”是现在最流行的眉形,其实新疆古代饰眉的历史源远流长,早期是用石笔磨粉或是用树枝烧成炭条描绘眉毛。

  考古工作者在距今2800年前的且末县扎滚鲁克墓葬中发现一具老年妇女的尸体,她双眉如柳叶,色黑如初描。考古人员还在2500年前的鄯善县苏贝希古墓、汉代的温宿县包孜东古墓、洛浦县山普拉古墓都发现了用于描眉的眉石和石眉笔。

  到了唐代,由于统治者的提倡,画眉的风气日盛。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的《围棋仕女图》中的那位正在下棋的贵富人以及旁边站着的侍女们的眉型却描绘的又黑又宽,反映了当时描绘阔眉的风尚。这件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女舞俑的眉形与众不同,基本呈“一”字形,浓密、平整、简洁,宽窄适度。

  “花朵”做胭脂

  用胭脂可以增加面部的红润,让人看起来有好气色,在汉代,我国西北地区的匈奴贵族妇女喜欢用胭脂化妆。公元前138年和119年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后,带回了西域各族的生活方式和民族风情,胭脂也被引进中原地区。

  专家们认为胭脂是一种用“红蓝”的花朵制成的,它的花瓣有红色的色素。

  考古工作者在民丰县尼雅古墓发现了汉晋时期的用于化妆用的红色颜料。南北朝时期西域女子依然喜欢红妆,在吐鲁番阿斯塔那170号墓出土的“高昌章和十八年(公元548年)光妃随葬衣物疏”中有“胭脂、胡粉、青黛、墨黛”等物。

  到了唐代,西域女子对红妆的偏爱依然不减。如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的几件劳动妇女俑,白脸上似施了胭脂,红妆成圆形。

  用“花钿”掩瑕

  现代女性常用遮瑕膏掩盖脸部的小斑点,在古代,花钿作为一种额饰,成为掩瑕的工具。

  花钿通常用色纸、鱼鳞片、金箔、丝绸等多种材料剪成花样粘贴而成,也有直接用颜料描绘在额头上的。

  花钿的形状多种多样,有桃花形、梅花形、菱形、宝相花形,圆形等,颜色多有红、黄、绿等。其中,最为精彩的是一种“翠钿”,它是以各种翠鸟羽毛制成,饰物呈青绿色。

  阿斯塔那唐墓出土的屏风画《仕女图》绢画中的女子服饰华丽,额际间贴的翠绿的菱形花钿十分醒目。此外在阿斯塔那唐墓出土几件女舞俑的额际间也有这种妆饰。

  额头涂黄粉

  女子在前额上涂画黄粉也是唐代西域女子中流行的一种妆饰。

  随着佛教思想的渗入,西域各地的文化艺术及民间风情等也渐渐输入到中原,一些妇女从涂金的佛像上受到启发,在自己的额头涂染上黄色,久而久之,便形成了黄额的习俗。

  出土于吐鲁番吐峪沟古墓的那幅唐代绢画《乐舞女图》中的仕女,身穿回鹘式翻领彩金锦窄袖服装,头梳高耸的发髻,额上描绘的黄色圆晕清晰可见。

  伤痕妆

  吐鲁番阿斯塔那唐代墓藏中出土的屏风画《仕女图》绢画和彩绘女舞俑所表现的仕女和舞女,面部还有一种特殊的面饰,在女子太阳穴部位各画一条红色弯弯的新月形,有的还故意描绘成残破状,宛如白净的脸旁平添了两道伤疤,这种妆饰,被称为“斜红”。

  唐代妇女脸上的斜红,工整者形如弯月,复杂者状似伤痕。为了造成残破之感,有时还特在其下部,用胭脂晕染成血迹摸样。吐鲁番阿斯塔那206号墓出土的一件唐代女舞俑脸上,能清楚地看到斜红的妆饰。

  朱砂是“口红”的原料

  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唐代墓藏中出土的绢画《仕女图》、女舞俑等所表现的女子形象中,唐代西域女子的口型十分娇小。

  这与当时中原地区的审美标准有相同之处,中国古代妇女的唇脂是丹,“丹”即朱砂,它是古代妇女妆唇所用唇脂的主要原料。古人在丹中加入适当的动物脂膏,使其具有防水性能。

  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的《围棋仕女图》中旁边站着的侍女们,其唇被画成颤悠悠的花朵状,上下两唇均为鞍形,如四片花瓣,鲜润可爱。

今日推荐更多>>

    <%#d1.jrrj %>

图说天下 更多>>

    <%#d1.tptj %>

微新闻 更多>>

    <%#d1.xwtj %>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4 www.wlmqw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