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乌鲁木齐 > 首页 > 搭配课堂 > 正文

腕表热话背后的冷思考
羊城晚报2019/12/3 11:53:18

 


  从“钟表界的奥斯卡”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GPHG)揭晓,新设奖项引发众人讨论,到“史上最贵腕表”的产生,在11月的第二个周末,腕表开始了属于它的高光时刻。

  然而今年备受瞩目的话题:年轻藏家,对于腕表界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是否影响了市场风向?作为今年的新设奖项,背后有什么市场信号?腕表收藏之道目前主流如何?新闻热话的背后,羊城晚报请来专家发表冷思考。

  文/羊城晚报记者 林清清

  图/受访者级品牌供图

  壹【新闻热话】

  新闻背后有什么市场信号?

  11月,也许是腕表爱好者兴奋的月份。短短一个月间,迎来了若干个高光时刻。

  11月8日,2019日内瓦高级钟表大奖(GPHG)发表决赛结果,其中的新设奖项惹人关注,被外界认为“相当贴切地反映了市场动向”。

  11月9日,Only Watch迎来了“史上最贵腕表”的产生,将腕表拍卖价过亿的记录大幅提升至2.5亿元。

  无论从新表款中选择代表性的GPHG,还是拍卖市场上龙头老大的表现,一定程度上都会被视作市场的风向表。尤其是在2019这个特殊的市场背景下。世界两大规模最大的钟表展会,在2019年都有特殊变化。爱彼和Richard Mille同时离开了SIHH表展,全球最大制表商斯沃琪集团则离开巴塞尔表展。今年11月初,精工也宣布退出2020巴赛尔表展。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两大表展合并,改时间为4月举行。也许,2020年腕表业界将迎来新面貌。

  年轻藏家影响到底有多大?

  另一方面,对于今年的热门话题——年轻藏家的影响力,在腕表收藏中的状况如何?是否影响了市场风向?

  毕竟,高级腕表动辄过百万甚至千万元的售价,以及在拍卖场上过亿的亮眼成绩,不能说是年轻藏家们的游戏。但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并加入到高级腕表领域。相应地,我们也看到今年新表市场上,有了更多符合年轻玩家趣味的表款。运动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甚至今年的GPHG也再细分运动表品类,为其中的潜水表设立了新奖项。而潜水表在其他奖项中也继续得到认可,例如获得“挑战奖”的表款本身就是潜水表,而今年获得“最佳潜水表”的精工Prospex系列,正是去年的“最佳运动表”“连庄”。

  “总体来说,我并不认为GPHG是在向年轻藏家趣味或年轻化市场的倾斜,而仍然是侧重审美甚至是经典审美的结果。”作为首个中国内地钟表人成为日内瓦大奖评审,并且连续四年完成评奖任务的常伟,这样对羊城晚报记者总结。

  年轻的高级钟表消费群体的习惯与趣味,已经体现在新表的市场上。而创纪录的拍卖结果,仍然向市场证明了一个通行的收藏铁律:稀缺性为收藏之王道。也许,这就是腕表藏家需要从新闻热点背后看到的市场趋势。

  贰

  【业界对话】

  从GPHG 看市场潮流

  羊城晚报:今年GPHG有什么突出特点,给你留下最深印象?对腕表收藏风向是否有影响?

  常伟:除了GPHG一直重视独立品牌外,获胜表款总体特点,应该是视觉化越来越突出,具有强辨识度的外观设计将引导收藏者越来越注重外在设计的观感。

  陈楷逊:有一个是延续过往的特点,独立品牌的获奖比例很高,几乎能与主流品牌平分天下:18个获奖表款中占了8个,其中Voutilainen获得两个奖项。我觉得这也反映市场的一些趋势,开始有更多收藏家注意一些独立制表师品牌,而不见得只是主流品牌。

  羊城晚报:今年的GPHG设置了新奖项,引发关注。例如新增“最佳潜水表奖”和“最佳标志奖(Iconic Watch)”,意义为何?从运动表中将潜水表单列出来,是否代表年轻藏家的趣味越发受到重视,或是反映了目前的市场状况?

  常伟:新增奖项当然会兼顾到市场的走向,潜水表越来越多也确实是一个大趋势。所以这些奖项的新设置有现实的意义。不过其中包含的趣味性并不局限在年轻人层面,比如最佳标志奖,更是对经典表款的再一次梳理和强化。

  陈楷逊:在GPHG以往的奖项中有“最佳运动表”,而今年新设的潜水表,是在运动表里面来更受关注的一个类别。劳力士的黑水鬼、欧米茄的海马等等,在近年来都是很受市场欢迎的。我觉得GPHG也是看到有这样的趋势,所以将潜水表这个项目单列出来,这完全反应了市场的一个需求。但另一个新设奖项最佳标志奖,还是强调表款的认受性,而非年轻藏家的趣味。

  羊城晚报:如何理解“最佳标志奖”?有人表示,此次是“销售量大的标志性”的胜利,你觉得这是否与如今市场常见的“爆款”政策有呼应?

  常伟:对于最佳标志奖的称谓,我觉得称为最佳经典表奖更为贴切,反映的是某品牌历史上经久不衰的款式,所以这是一个需要时间沉淀的命题。“爆款”更像是突发的事件,并不能体现经典的标志性。

  陈楷逊:最佳标志奖这个新奖项,事实上是评选有认受性的手表。你可以看到,在过去这几年,市场上推出很多复刻版腕表。这背后蕴藏的意思就是:以前曾经有一个非常有标志性的表款受到欢迎,可能大家都在抢这个古董表。虽然喜欢这个古董表的人很多,但未必都有相应的能力或自信心去玩,因为大家可能会顾虑到它的维修、可靠性等方面,所以品牌就会为此而推出一些复刻版。于是产生了现在的这个“Iconic”的主题。

  羊城晚报:作为奢华运动表风潮的代表者的爱彼,获三大奖成大赢家,另一高光者宝格丽OCTO也被很多人看做是新锐审美,你认为这是否反映出相应的潮流趋势?

  常伟:爱彼和宝格丽的胜出,我觉得并不是以年轻化趣味审美为前提的,而且评委会成员的平均年龄,也不属于年轻的范畴,我认为反而倒是视觉化的因素占了主导,而且有些表款设计并不是当下的产物。所以总体来说,我认为这仍然是GPHG侧重审美甚至是经典审美之下的结果。

  陈楷逊:爱彼今年获了三个大奖,但我认为整体范围来看,它的确算是表现比较强的。首先,最佳标志奖给了爱彼的皇家橡树,这的确是品牌十分经典的模样。而获得“最佳复杂功能男表奖”的11.59三问表,1159的风格当然在市场上有争议性,但首先在入围表款中,三问的确是其中功能最复杂的,而这支三问的音质表现又非常强;而爱彼的超薄万年历表获得含金量最高的“金指针大奖”,虽然万年历在收藏市场上已经存在很久,但爱彼在这个范围内仍然有一个很强的技术上的突破。再加上皇家橡树代表性的外表,可以说是实至名归的。

  至于宝格丽,今年那只OCTO超薄计时和珠宝表,我觉得赢得没有意外,不算出人意表。

  羊城晚报:我看到今年国表有一入围预选“挑战奖”,而且属于小米生态链,这反映了什么市场信号?是否显示出传统高级制表工业,对年轻化市场的开放态度?

  常伟:挑战奖项中玺佳表确实入围了,实现了中国品牌的零的突破,但这是一款注重设计的表款,而非大批量生产的手表。设计是不分国界的,但却会聚焦在创意层面,此表的入围恰恰说明国表的设计也发挥了国际化的功力。

  从拍卖高潮

  看收藏之道

  羊城晚报:放眼2019腕表收藏二手市场,头部大牌们一直表现平稳。但百达翡丽的6300A,在今年11月9日在Only Watch上拍出了2.5亿元人民币的“史上最贵手表”纪录。除了是基于复杂表款王中王而来,换成了钢款以及受到追捧的三文鱼色,让人联想到之前的1.2亿“最贵劳力士”保罗纽曼迪通拿,也是钢款。这是否表示,除了传统精湛复杂制表工艺外,材质与色彩的变化也值得重视?

  常伟:其实任何品类的收藏都和经济环境脱不了干系,目前大环境不明朗,所以主流龙头品牌也受到一定影响,走低趋势越来越明显。但我认为,对于高价拍卖的结果,其实不具备普遍意义的参考性。比如百达翡丽6300A在Only Watch上创纪录,要考虑到这是一场慈善拍卖,具有更多的情感元素在其中,而非单纯拍卖市场的精准表现。

  仔细分析材质与色彩的变化,其实是在强化所谓稀缺性。因为这是only watch的“独特性”概念,但不意味着此表有任何的本质性突变,也不代表市场喜好有什么根本改变。

  陈楷逊:我们分析百达翡丽的6300A,投资者会觉得珍稀的价值,首先在于它独特的不锈钢表壳。因为百达翡丽是在很稀有的情况下,将复杂功能放在不锈钢表上,这当然会带来一个很超越的成绩。所以相比之下,它最大的市场吸引力并非复杂功能,而是它的稀有性。我认为不要从6300A的价格来看二手市场的趋势,我认为应该看到,独特性,是收藏价值的首要指标,这对于收藏者,应该是一个很清晰的指引。

  羊城晚报:总结2019的腕表收藏市场,有什么值得留意的热点趋势?

  常伟:需要注意的是,20世纪50-70年代的潜水表一直表现出走高的趋势,而早期的双秒针分段计时手表也受到追捧。

  羊城晚报:你今年想收或已收的表是什么?

  常伟:今年新款中格拉苏蒂限量25只的铂金飞行陀飞轮表,确实很有感觉,首次采用停秒归零机构,分钟精准对时装置可见德国机械理念的独特之处,也是一大心头好。

  陈楷逊:说起来,我今年其实还买了挺多表的。比较特别的一个,是将古董表换上新元素改装的法国小众品牌。现在年底即将到货的,还有精工、百年灵、江诗丹顿,以及今年获挑战奖的帝舵P01。

新ICP备100012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新)字第66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Copyright © 2004 - 2014 www.wlmqw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和镜像